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骑游西藏记趣(之一)  

2013-07-12 23:03:57|  分类: 我的骑游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骑游西藏记趣(之一) - zbqyd -                     

天地有大美,人间有豪情

  ——西藏骑游记趣

   宝山街道骑友 宋林正

向来崇尚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然终于厌倦了“上车睡觉,下车尿尿,到点拍照”的车旅之行。退休之后,终于有了与三五骑友骑行天下的乐趣。与几个老头环太湖游之后,居然野心勃发,梦想走走川藏线,看看青藏线。虽早就去过西藏,那不过是装在车笼里,到点放放风罢了,哪如骑游“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”。

主意已定,心动不如行动。打开地图,划出一条曲线:沿318国道穿越杭嘉湖平原,挺进大别山,翻过野三关,踏上川藏线,抵达拉萨之后,转走青藏线,穿越柴达木盆地,沿青海湖到西宁上火车回沪,就这么简单。 

上海——成都

穿越杭嘉湖平原

D1:这是个酝酿已久的日子,4月初的一天,我们告别了前来送行的骑友,从上海西藏路永兴路口绿地出发踏上了万里征程。

清晨的市中心十分宁静,我们一路狂奔,真可谓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前挂包,后驮包,三人三骑万里赴西藏。”不知不觉间我们已与青浦,朱家角擦肩而过。透过318国道旁茂盛的香樟树,一碧万顷的淀山湖波光粼粼,好一派鱼米之乡的江南田园美景。傍晚时分我们落脚织里古镇,惊回首,离家137

 

D2:清晨我们告别古镇,穿过湖州市的车水马龙,越过长兴,直奔安徽广德。为了抄点近路,我们骑上了一条乡道,却不料上演了山地自行车越野赛的惊险一幕。道路崎岖坎坷,泥浆飞溅,重型土方车轰鸣着,冒着浓浓的黑烟,毫不犹豫地擦身而过,实在令人胆战心惊。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,才回到318国道。回到了318国道,仿佛回到了骑游者的天堂,平坦宽阔的慢车道,风景如画的绿化带,清新如洗的空气,安全指数才有保障,谨此为后来者提个醒。

 

皖南逸事

D3:今日的目的地是安徽的文化古城——宣城。虽然走的是一条县道,但路况尚好,也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同。这里地处丘陵地带,植被茂盛,放眼望去,近山浓如墨,远山淡如烟,确是一派好风景。一个陡坡冲上去让人大汗淋漓,接着一个长长的缓下坡,伴着徐徐的凉风,让人非常惬意,接着又一个陡坡,又一个缓下坡——仿佛象冲浪运动。不料在经过一个隘口时,地面随迎面疾驰而上的重车卷起一股迅猛的风,与自行车高速下坡带动的气流相遇,前轮急速地左右颤动,不好,遭遇风切变。前轮已经失控,如果急刹前轮势必翻车,如果急刹后轮,巨大的惯性将使人飞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情急之下瞬间的冷静,让我缓缓地点刹后轮,车终于稳住了,却让我吓出一身冷汗,也给自己一个教训。

不久,前路烟尘滚滚,大概是修路吧。冲进狼烟,屁股便在坐垫上跳起了“迪斯科”,好惨唉!直到宣城冲出重围。三个老头相视一笑,可谓“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。”

  出了宣城本该直走318国道去安庆的,为了一睹长江65公里长的枞阳大堤,我们绕道铜陵大桥。可是一出路口,便被一块撞歪了的路牌误导了方向,一个多小时下坡狂奔,方才发现,前方是合肥方向,顿时像一只被斗败的公鸡,推回去?下坡变成了上坡,好沮丧呀。烈日之下不知转了多久才找到方向。接下来一路几十公里的慢上坡,仿佛是老牛拖车,车轮像是被公路粘住了。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心里总在叨念,前面总该有个下坡吧?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下坡也会给人一个安慰,一阵凉风。可是什么也没有,真让人忍无可忍。下车推吧,衣裤全被汗水浸透了。每过一个加油站,第一个念头,赶快去讨水喝。然而,下坡终于来了,而且是那么长,几乎一直下到铜陵的长江边。后来想想,对呀,有上坡就有下坡,更何况我们奔着长江去,水往低处流么,这是大自然的哲理,早该想到的,有什么好焦虑的呢。终于踏上2500多米长的跨江大桥,然而贴着栏杆的自行车道不到一米宽,俯视江面仿佛有点恐高症的感觉,在呼呼的江风中我们小心地骑过大桥,在枞阳大堤旁找到了住处。

 

D4:因为雨,我们在枞阳大堤旁的一个小镇——老周镇休整一天。小镇很小,小得只有一家旅店,旅店也很小,小得只有一间房。站在窗口眺望,景色却很美,那江边随风摇曳的芦苇荡,那高耸密集的护堤林,以及大堤的斜坡上,一眼望不到头的绿油油的小草,沐浴在潇潇的春雨中,与远处涛涛的江声,呼呼的风声,以及偶尔传来的鸡鸣狗吠声,汇成一支大自然的交响曲。冒着绵绵的春雨,我们上街转了一圈,兴致勃勃地带回一些当地的小菜,向老板借了锅、炉、盆、碗,炸、炒、焖、煮,忙得不亦乐乎。终于色、香、味俱全的摆了满满一桌。这是红烧肉焖山药,是当地的土猪喔,味道好得不得了。那是油煎泥鳅烧豆腐汤,乳白的汤汁鲜得来。加上一些当地的农家蔬菜,喝一点小酒,海阔天空地聊起来,谁说三个老头不是一台戏呢?

 

D5:雨停了,我们迎着徐徐的江风畅游了65公里的枞阳大堤。这是我们见过的最长的长江风景画廊。大堤的一边是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千古英雄”,让人浮想联翩。一边是宁静安详的村落,疏密有致的傍着大堤延伸,时而还夹一个热闹的集市,俨然是一幅加长版的“清明上河图”。然而,我们终于又迷路了,直到夕阳西下,我们才找到318国道上的月山镇,其实只要穿过安庆市就在眼前。

挺进大别山

D6:今天我们从月山镇出发,经过潜山,翻越天柱山大峡谷。沿着蜿蜒的山路,爬坡,爬坡,还是爬坡。一丝风也没有,汗流浃背,又马上被烈日烤干,马甲上泛出一层层圈圈点点的盐花。然而我们痛并快乐着,因为我们看到了最美丽的风景。高耸的天柱峰下居然有着这么美丽而静谧的世外桃源。一条湍急的溪水沿着大峡谷穿过,溪水的两侧撒落着星星点点的民居,两侧的山坡上是层层的梯田。大峡谷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,是那样的辽阔,那样的壮美。318国道在天柱山对面的山腰上蜿蜒通过,路边的山丘上开满一大片,一大片鲜艳的杜鹃花,一串串靓丽的紫藤花悬垂在路边的树枝上,在山风中飘荡。啊,此景只有天上有,人间难得见几回。默罕默德说:“如果你有两片面包,就应当用一片面包去换取一枝水仙花。”而今天我们仅仅付出了一些汗水就欣赏到如此娇美的鲜花,岂非人生之乐事?“下坡喽!”有人兴奋地高呼一声,自行车立马象脱了弦的箭一般飞了起来,一直飞了几十公里,屈指行程110

 

D7:今日翻越大别山主峰白马尖。坡度越来越陡,渐渐呈一个接一个的“S”形盘旋,只能气喘吁吁地推行。因为一路没有餐饮店,早已饥肠辘辘,去农家讨口水喝,不料遇见一位87岁老大娘执意要给我们烧水做饭,我们于心不忍,她只好捧出一个饼干桶,掏出大把的锅巴干给我们充饥,实在让我们感动不已。我想当年小平同志挺进大别山一定也遇到过这样的大别山人,那时她们正年轻,也许曾经为革命献出过丈夫与儿女,想到这里我门不由肃然起敬。谢别大娘,我们继续爬坡。几小时后,我们瞧见山头有个隘口,在树林中透出些许亮光,那是下坡的标志。这是一个漫长的下坡,由于在山的阴面,嗖嗖的冷风在耳边作响,吹得一身汗水冰凉,手脚都僵硬了,终于下到了谷底。不料又是几小时的上坡,看看地名:割肚乡,肠鸣镇,你就知道这路有多累,“三上三下”,直至天黑。

  途中,我们遇到了一队马帮,(准确地说应该是驴帮)背着重重的驮包,排着长长的队,响着铃铛向山上走去,仿佛脚下就是“茶马古道”。嘿,驴友遇到驴帮了,真是缘分。看着驴儿们负重跋涉,我不由想起《圣经》里的一个故事:驴子驮着沉重的行囊要远行了。临行前,听到猪吃饱了,喝足了,正打着呼噜。驴子委屈地长鸣了一声“上帝啊,你真不公平!”一年后,驴子回来了,远远的听到猪在嚎叫,走近一看,人们正准备杀猪过年。驴子恍然大悟:“呃,猪的理想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羡慕的。”这个故事被爱因斯坦概括为“猪栏的理想”。

  今晚,我们在岳西县西面的小镇住下。这是驴友们出发以来最累的一天,但我始终没有忘记拿起相机留住大别山的魅力,并记下每天的日记,


D8:今天的方向是英山,经来榜镇,明堂山景区,河图镇,到白帽镇休息。第二天17公里的上山路,接着下来是35公里的下坡一直到英山。真得很爽哇,脚下是全世界最好的水泥路,连一点浮沙也没有,车身作1520度的倾斜,一个弯,接着一个弯地俯冲下去,心底不由唱起了一支歌“让我们一起张开翅膀去飞翔……”不过什么时候也别忘了安全,稍不留意便会飞入悬崖,身家性命全系在两块刹车皮上了啦。不到1小时英山已在眼前,但骑友却没跟上,等吧。终于来了。小憩一会接着走。冲上一个小山坡,又一个小山坡,却又不见了骑友的身影。大概他们饿了吧,我也一屁股坐下来啃起干粮。一小时过去了,仍不见踪影,电话亦接不通,时针已至下午4点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,咋办?我骑至三里畈镇住下。直到晚上才接到骑友的来电,他们已到了与武汉一水之隔的黄岗,我们相约明天武汉见。 

穿越汉江平原

D9:我决计以后的路全程318国道。因为早有湖北的骑友再三强调,黄冈方向风险太大,前半程路在大坝上,没有慢车道,重车拥挤,黑烟滚滚。后半程是超级烂路,坑坑洼洼,尘土飞扬。骑友们要受罪了,吾夜不能寐。今天一大早出门,318国道静悄悄的,可谓一马平川,顺风顺水,时速可达2025公里。下午就到了黄陂,转黄武路进入市区,找个地方住下。然而还是没能与骑友接通电话,他俩咋啦?

 

D10:今天又没接通电话,也许打道回府了吧,一路上骑友买了不少新茶叶,这东西在自行车上,几千公里颠簸到西藏该成茶末了。我猜想着,悻悻的踩上自行车穿越繁华的市区,参观了“首义”博物馆,黄鹤楼,游览了龟山景区。然而下面的318国道接口在哪?路边一个中年人见我一个老头要去西藏,刹时大跌眼镜:“敬佩!敬佩!武汉的路太复杂,说了你也闹不清,这样吧,你从这上三环,上面有318国道的指示牌,好在中午车少,你靠边慢慢走,小心点!”“谢啦!谢啦!”果然,上去不远就找到了方向,轻松回到318国道,一路飞驰(好路啊!)夜宿成功乡。


D11:今日方向潜江市。318国道真是漂亮,几乎是一条林荫道,真是一种享受。路的一边是一望无际的麦田,一边是连着天际的油菜,都已果实累累,正是江汉平原的好风景。下午2点就到了,在“红军桥”上停留了片刻,拥挤的车流,噪杂的喧闹声让我匆匆逃离市区20公里,明天去荆州就近了。


D12:荆州是个古城,看过《三国演义》的人都耳熟能详,它也是318国道的必经之地,虽历经几千年风雨雄风犹在。大意失荆州的故事人所皆知,小说在“忠义不能两全”的背景之下突现关公的人格魅力而流传千古,所以全国各地都有关帝庙供奉,而以荆州为最。浏览古城之后,在荆州西边10公里的一个小镇住下。


D13:今日过枝江市。该市很有特点,318国道从中穿过,并成为枝江市的商业中心,这条商业街很长很长,又很繁华,很热闹,可以用人头攒动,车水马龙来形容,一小时的自行车恐怕也难穿过去。虽然一路走来5000公里长的318国道已形成了国道经济线,但枝江段的繁荣当属国道上的一颗明珠。下午3点又在西面10公里的小店住下,离宜昌不远了。

翻越野山关

D14:大早出发,赶个早凉。一个大下坡就能遥望雾中的宜昌了。来到第一个十字路口问路,又遇仙人指路:右边500米有个战备渡口,对岸就是红花套(地名),与下一段318国道接轨。真是谢谢了,踏破铁鞋无处觅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要是绕宜昌长江大桥得多走好几十公里呢。下面的目标:野三关的第一关——高家堰。向路人打听一下,野三关咋野?大有谈虎色变之惊恐!下午,49公里的路,足足推了20多公里的大坡,不是站着推,而是俯下身子,面朝黄土,背朝天使劲推。推累了,便坐下歇歇。哎,路的两旁全是盆景,品种各异,千姿百态,一直向上延伸数公里。大概这里是盆景专业户的领地吧?对我这个“花痴”而言,顿时兴趣盎然。正惊讶之际,路旁丛林里窜出两个小青年,狼狈不堪的样子……原来,昨晚没找到住宿,没吃到晚饭,露宿一宿。嘿,咋不事先做点功课?跟我走吧。这不,还收了两个徒弟。傍晚,我们赶到了高家堰,找好了旅店,洗好澡。有道是:高温陡坡景太美,盆景夹道高家堰,两瓶啤酒三炒菜,天下骑友是一家嘛,我请了。

 

D15:今日方向贺家坪——郎坪。出门便上大坡,推行近30多公里亦找不到饭店加不到水。一路上虽有些民居,但大多铁将军把门,主人出门打工去了。直让人饥肠辘辘,口干舌燥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山坡上一路都是野樱桃,酸酸甜甜的,让我们大饱口福。嘿,未进野三关,我们已经感受到野人的情趣了。贺家坪之后,15公里下坡,一直到郎坪,好爽。但大自然是不会白给的,因为主峰野山关还高高在上,明天得补15公里上坡,野三关逗你玩呢!

入夜,收到英山走散的骑友发来短信,他们正日夜兼程向野山关赶来。

 

D16:野山关到底有多野?果然不出所料。一路上坡,越来越陡。一位小青年无奈地哼起一支歌: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想要飞呀飞呀,怎么飞也飞不高……进入野三关第三天了,还没见过当地有人骑自行车的,虽有重车经过,但在所有制动结构上都安装了喷水枪,滚烫的水汽笼罩着整个重车。真是前所未见的奇观,并且每辆车都加装一个大水箱,每隔一段路都有加水站,要不怎能开上野三关。从清晨到傍晚,我们终于气喘吁吁地爬了一个53公里的大坡——野三关,这是鄂西十万大山的制高点,也是川汉公路的制高点,“高乎危哉,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”。饭后我们漫步天街,在川汉公路纪念碑“高路入云端”的墨笔前留影。回望三天来盘旋而上的公路,给人“跃上葱茏八百旋”的自豪感,大自然的伟力不由人顿生敬畏之感。

  睡梦中,楼下有上海口音,急忙下去,果然一个骑友已爬了上来,我赶快掏出手机联络还在漆黑山道上的另一个骑友,并叫来老板烧水做饭,夜半方歇。

 

D17:清晨得知,一个骑友搭车打道回府了,另一个继续上路。

今日开始走出野山关,下坡渐多,但10多公里的慢上坡并不少,加上骑友的内胎老爆破,,耽误了不少时间,,劝两小青年先走,挺仗义的。结果只走了75公里,入住红岩寺。

 

D18:今天又补了5次胎,耽搁了太多时间,大山里的人不骑自行车,所以很难买到备用胎。小青年要赶回学校考试,去恩施赶火车了,一路上昭君故里,神农溪,鱼木镇,都没顾上。入住龙凤镇,行程60公里。

 

D19:今日方向团堡镇,路经恩施地貌的好去处。这里的山顶天立地,不论神奇万千都得用“雄奇”两字来概括,这是超级海啸压顶的震撼力。阳光下一缕缕白烟从万山丛中升起,倏尔连成一片,遮天蔽日,像瀑布一样泄入涧底,又像海啸一样喷涌而上,把我们连同318国道一起淹没在雾海中。全身都被雾湿透了,但我们抢拍到了许多绝美的恩施地貌。行程64公里。

 

D20:出门数公里,雨越来越大,只好返回旅馆。躺在床上,突然床摇晃了一阵,地震了?我们有些恍惚。午后,雨停了,我们骑行20公里到了利川。但有消息传来,318国道雅安发生7.1级地震,通行受阻,我们震惊了,整个晚上都在看电视转播。

 

D21:今日跨越湖北的谋道与四川的长滩,距万州还有20公里。眺望长达数十公里的鄂西大峡谷。谷底是水田,除了几块绿油油的秧苗,水光粼粼。有趣的是水田中星星点点的撒落着许多古木参天的小山丘,山丘旁座落着民居。看起来就像千岛湖,不,准确地说应该是千岛田。美得就像几十公里长的山水风景画,这是老祖宗开天辟地时留下的杰作吧!山上雄伟的恩施地貌还在延伸,因为是下坡,我们只能停下车驻足观望,久久不肯离去。

然而当我们踏入四川地界时,景观与气候突然发生了变化。318国道沿着一条巨石遍布的大河滩,在两侧山崖中穿行,连空气也变得温暖湿润了(在鄂西只要站在背阴处,燥热立刻变成阴冷),植被也变得十分茂密,大多为阔叶林。一天之内,我们看到了三种不同的风景,体验了两种不同的气候,妙哉! 

跋涉重庆山区

D22:入川第2天,从长滩至分水,途经万州,行程约80公里。如果说鄂西人珍惜土地,把农作物种到了石缝间,种到了山顶上,那么万州人珍惜土地则把房子造到了山顶上,还是高层哇。看看层层叠叠一直通向山顶的石阶,看看那些每天上上下下爬几百上千级石阶的人,不由在心里呐喊:向所有视土地为生命的人们致敬!

因为找不到318国道的路标,我们过了万州长江大桥后就迷失了方向,正踌躇之际,马路对面的一位老人骑着捷安特横穿过来。“你们从哪来?”“上海。”“了得!”他翘起了大拇指,“我是本地骑友,刚骑新疆回来。迷路了吧?沿江走,过长江支流上的3号桥,200米右转,有一条很窄很陡的上坡路,推上去100米就有318路标,再上去1公里,右转分水方向,经乐至到成都。”“谢了,谢了!”天下骑友是一家。果然上去就见318国道1860k,而进万州时为1828k,抄了20多公里上坡路(在此略解迷津,以飨后来者)。前行路上有个“滴水洞”颇有意境,走过路过,不要错过喔。看到318国道1888k这个吉利数,就到分水了。

 

D23:从分水到屏锦,途经梁平。出门就上山,很陡,烈日下推车到中午才上山顶。山顶倒有一个不小的镇,还有点人气。下山该是件痛快事,然而骑友的胎又爆了,反反复复,都补成百卦衣了,不用骑,一打气就爆。从1点搞到3点也没有搞定,难免有点焦虑。看样子没有新胎是下不了山了。与骑友商量决定,我先行下山到梁平买轮胎,然后送上山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大街小巷几经周折终于搞定,两条内胎,一条外胎,总共40大元。傍晚抵达屏锦。

 

D24:今日经四川大竹至卷垌。又是开门见山,好在山不在高,能骑则行。下午3点就到了大竹(因盛产竹而得名,非大足石刻所在地)。本想在城外找个旅店早点休息,却不料把四川话的十公里听成四公里,以至在上山路上进退两难,推了十公里陡坡,才知道到了卷垌地界,距卷垌镇还远着呢。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我们到天黑才找到旅店。而这里有个水泥厂,空气污染严重,不适合留宿。

直插成都平原

D25:今日一路下坡经渠县到南充。室外气温高达45度,为避免中暑,中午时段到老乡家休息。得知这里自春节开始没下过雨,可谓:赤热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苗半枯焦。而路况尚好,一路下坡,这告诉我们已进入成都平原了。不幸的是骑友的车又坏了,当然不是爆胎,而是后轮的轴卡住了,又没带专用工具。这里虽是平原,然而实现了“1元公交村村通”,没人骑自行车,自然没有修车人。怎办?我去村子问问,嘿,运气!有个老头曾经干过,不过工具留在镇上。烈日之下陪着我们走到镇上,忙了好一阵居然修好了,因为没更换材料,还坚持不肯收钱。四川的农民真的好朴实唉。直至晚上7点才入住南充边上的高坪镇。

 

D26:今日出南充,过大桥右拐,找到318国道路碑,上一个慢坡,下午全线平路,直到遂宁。遂宁是我一路见到的最美丽的宜居城市,遂宁的周边只有一些草木葱茏的小山丘,然而却是观世音菩萨的故里,可谓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”。遂宁的城并不大,人口密度亦不高,让人感觉宁静而安详,然而湖面却比杭州西湖大得多,且有上千米宽的江流绕城而过,湖水江流清澈见底。漫步在数公里长的入城大桥上,虽骄阳似火,却清风扑面,此可谓“水不在深,清流则灵”。我真想在这里买套房在这里住下了。

 

D27:今日过乐至县不久,骑友的车又坏了——后轮变速齿轮组磨损,整个的掉下来。推车到高寺镇,找人捣鼓到天黑还是没戏。咋办?商量之后决定明天搭车去成都换配件(打听了一下,30元公交费,2小时可达)。 此地距成都约140公里,为了当天能碰头,我530出门。临别留下一个预案:万一搞到配件,打个电话过来,我在简阳等你。然而一直没接到电话,大概他已到成都了吧。午后还是有点不放心,打个电话,得知已搞到配件,入住简阳,我放心了,明天见。然而天下起了大雨,更没想到的是进成都前还要爬很长的山路。山顶有个山泉镇,镇上有条龙泉驿,周边有许多休闲的去处。终于下坡了,一下竟下到了成都,不过是成都最远的一个区——龙泉驿区,距市中心还有20公里。

 

D28:今天我们先后已有5位骑友汇聚成都直必达骑友旅社,先来的已游览了九寨沟等著名景区,后来的则在市内浏览了久负盛名的杜甫草堂,武侯祠等文化遗址。明天向西藏开拔。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